知名经济学家转型做投资,8个月浮亏近20%
近期,知名经济学家姜超转型投资业绩折戟一事引发热议。今年2月18日,姜超宣布离职海通证券加盟中泰资管,4月12日其管理的首只产品成立,截至12月20日,该产品单位净值为0.8076元,八个月时间浮亏19.24%。不少网友表示,暂时回撤是“理论与实践的差距”,“相信以姜超的勤奋会有所作为”。大咖转型做投资首战折戟姜超为清华大学数量经济学博士,从事宏观和债券研究15年,职业生涯屡次斩获新财富评选宏观和固定收益研究第一名,转型投资前担任海通证券研究所副所长、首席经济学家。今年2月18日,姜超在朋友圈发文称,已进入中泰资管报到,正式转型做投资,任联席首席投资官,彼时引起业内不小的轰动。加盟新东家中泰资管后,姜超掌管的首只新产品中泰超新星1号于2021年4月12日成立。公开资料显示,中泰超新星1号的托管机构是招商银行,参与门槛为100万元,成立规模为9400万元,其中,中泰资管公司投入了1300万元。2021年A股结构性行情较以往更为猛烈,往日大消费股主导的格局发生演变,新能源和周期股成为最耀眼的赛道。这样一来,也造成了不少顶流基金经理的水土不服,其中或许也包括了姜超这位基金经理新手。相关资料显示,从产品的投资目标来看,中泰超新星1号通过构建由优质权益类及固定收益类证券组成的现货投资组合,同时运用股指期货等对冲工具管理系统性风险,争取在中长期跑赢货币平均增速,实现资产增值。其中,股权类资产的比例(按市值计算)低于资产管理计划总资产的80%;债权类资产的比例(按市值计算)低于资产管理计划总资产的80%;商品及金融衍生品的持仓合约价值(非轧差计算)的比例低于资产管理计划总资产的80%,或衍生品账户权益不超过资产管理计划总资产的20%。仅仅“跑赢货币平均增速”的目标,应该说姜超还是比较务实的。不过产品刚成立,5月就开始遭遇小幅回撤,此后的6月、7月、8月、9月四个月整体仍处在下跌趋势中,10月份开始稳定,此时回撤幅度已经接近20%。10月之后中泰超新星1号净值开始震荡,截至2021年12月20日,中泰超新星1号的单位净值为0.8076元,回撤19.24%。姜超最新发声对于姜超的浮亏,不少网友表示主要是“理论和实践的区别”。“这只一只私募产品,作为首发产品规模并不大,估计也是(姜超)转型之后的试水之作。”某券商资管投研人士表示。对转型可能碰到的问题,事实上姜超也有心理准备。今年初其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,从研究转型投资是个巨大转型,投资不易,想要取得不错的收益更是难上加难,但也是一份值得自己终身努力的事业。今年6月,当被问及从宏观研究转到投资,感觉会有哪些困难时,姜超曾坦言:“我得有一个相对比较能实现的目标。我的目标就是战胜货币增速,就是货币超发。比它高一点点,这样就保证了我不会被货币超发干掉。”姜超也曾表示,转行做投资这个事他也想了很久,看报告已经看了很久了,最开始什么都看,希望找到黑马,后来发现很难,所以也没必要。其实就是做自己能做的事情,找到中国优质的企业,找到那些“沙漠之花”也行,成长股也行。这些好企业只要不被消灭,把资产配进去就好。2015年,姜超曾写过一篇著名的报告——《什么钱该赚,什么不该赚》。大意是想从资本市场上赚钱,主要有三种:一种是赚央行放水的钱,一种是赚企业盈利的钱,还有一种是赚别人的钱(就是博弈)。显然,姜超更想赚的是第二种钱,因此短期的波动不可避免,而长期看也不是那么重要。尽管投资不易,但在研究方面,姜超还是那个大佬。姜超个人公众号“姜超的投资视界”显示,12月27日,姜超发布一篇长达9000余字的文章展望2022年中国经济与资本市场。姜超在这篇最新推文中,用了“经济重启,通胀到头”8个字来概括其对经济形势的最新判断。在他看来,新冠疫情暴发已近2年,相信2022年有望告一段落。过去两年见证了史无前例的商品价格的短期暴涨,但相信这个现象不会长期持续,2022年的商品通胀应该会走到一个尽头。我国2022年通胀的结构可能会发生变化,PPI会大幅回落,但是CPI会有小幅回升,总体的通胀压力应该会比2021年减弱,因为PPI降幅应该会远超过CPI潜在升幅。“因此我用八个字总结,经济重启、通胀到头,如果这些判断成立,那么明年的资本市场应该还是非常有看头的。”姜超写道。如果从货币创造的角度去理解中国的经济结构,2022年重启的希望在哪里呢?姜超认为,还是在于制造业和2022年有希望改善的大消费行业。与地产市场的持续低迷相比,2021年的制造业表现突出。得益于中国疫情的有效控制,2021年中国出口大幅上升,拉动制造业利润大幅增长了30%以上,这也有助于支撑2022年的制造业投资继续保持高增长。另外,在制造业中,部分高新技术行业表现非常抢眼。2021年前10个月,新能源汽车的产量增速接近200%,工业机器人、太阳能电池的产量增速超过50%,集成电路、金属切削机床、微型电子计算机等产量增速均在30%左右。体现在投资数据中,代表这些行业的高技术产业10月投资增速高达20.4%,科技已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,而绿色贷款有望助力科技行业发展。姜超还明确表示,展望2022年,预计GDP增速或在5%左右,而广义货币和社融余额增速仍保持在8-10%左右,货币超发的局面难以得到根本性的改变。而在房住不炒的背景下,超发的货币有望流入资本市场。“这也是我自己选择从研究转型做投资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,我做了一个长期的判断,认为在未来的10年甚至20年,主要的机会就在于中国的资本市场。”姜超表示,“过去我们是把货币投向房地产市场,拉动中国的工业经济,同时居民的财富也主要靠房产增值,但随着人口红利的结束和城市化步入中后期,这段历史进程已经接近尾声了。我们正在建立一个新的经济循环,把钱投向资本市场,投向优秀的制造和消费型的企业。”“所以基于这样的判断,我认为未来中国的资本市场会迎来一个长期的繁荣时代。今年的市场是一个结构性行情,部分原因在于货币收紧,在出清地产旧经济的过程中会遭遇转型阵痛。但伴随着破旧立新,新的希望正在出现。我相信疫情终将结束,经济终将重启,中国资本市场长期充满希望。”姜超表示。